首  页 中心概况 服务指南 就诊咨询 辅助生育 女性不孕 男性不育 遗传咨询 集爱文化 BBS论坛
 
您是第4022位访问者       搜索>>
 
 
中心公告
业界交流
常见问题
心理关爱
医生工作室
集爱文化
媒体报导
许愿池
生殖新闻动态
病友会
 

 

归去来兮十二秋

归去来兮十二秋
 
      原上海医科大学华山医院泌尿科主任赵伟鹏教授,1990年应邀到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国家肿瘤研究所,以国际交流科学家的身份从事肾脏肿瘤的遗传学研究。1993年,在全美泌尿外科年会上作了专题报告,后该报告成为其他研究此专题学者索引最多的文献之一。不久之后,赵伟鹏教授转入美国遗传与辅助生育研究所(GIVF)工作。从1996年开始,他将世界上先进的、全套的辅助生育技术带回中国。在这十一年的归程中,赵教授克服了种种困难,回应了各种挑战,奔波于大西洋畔的美国首都华盛顿与太平洋边的中国大陆,往返无数次,走访了中国的十七个省市,终于在中国的上海、广州与哈尔滨分别建立了拥有先进设备与技术的辅助生育中心。
     匆匆又漫漫,回味无穷。抚今思昔,现将这归程作一回顾,追述一下这十二个春秋。
 
祖国的召唤
 
     1996年10月25日晚,华盛顿特区中国大使馆内,中美两国正在举行第七次中美科技协作协定签字仪式之后的招待会,美国总统科技顾问盖文茨与中国国务委员兼科委主任宋健分别作了热情洋溢的致辞。作为在美著名的华裔科学家赵伟鹏、项斯玲夫妇被邀与会,并与宋健国务委员为首的中国代表团作了极为亲切的交谈。宋健国务委员诚恳地对赵教授说:“如果您要回国带学生、作手术,我当然非常地欢迎。但是,我更希望您将美国的先进技术带回中国来”。在旁的卫生部殷大奎副部长说“赵教授您现在在做的临床遗传学诊断与辅助生育技术正是这次科技交流协定中的缺项,如您能带回中国,将是非常有意义的”。宋健国务委员更说“赵教授!带着技术回来吧!如有困难,直接给我中南海打电话”。
      一席话令人振奋,这分明是祖国的召唤!后来,在北京卫生部,彭玉副部长接见赵教授一行时更明确地提出“我谨希望您能帮助中国各大区各建立一个遗传与辅助生育的中心,首先将上海的点搞好,然后扩展到全国各大区都有此项服务”。
 
二十一世纪在中国
 
      听此召唤后,赵伟鹏、项斯玲夫妇心情澎湃,他们毅然决然地将自己在华盛顿特区创立的华盛顿现代中医药研究中心的业务缩小,直至最后关闭。这可是当时当地唯一的由华裔人士组成的传统中医学机构,是连续一、二、三届世界传统医学大会的26个组织者中唯一是华人的医疗机构。
        赵伟鹏教授与美国遗传与辅助生育研究所(GIVF)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Dr. Joseph Schulman作了长谈,向他介绍了中国正在开始腾飞的经济与现代化建设。Dr. Schulman开始对中国作了深入的研究,然后组织了全研究所20多名主任、医生和科学家会议,提出了向中国投资、传送技术、合作建立遗传与不育治疗中心的建议,然后,由赵伟鹏教授对各种疑问进行答辩。在座的除了Joe和Dr.Sherins是在80年代初应邓小平总理和中国医科院的邀请到访过中国的美国医生外,其他人均没有去过中国,对中国内心充满了疑问,他们仍带着十年动乱时的种种概念来看待中国,甚至问到赵教授,您父亲是如何死在中国的?在将近3个小时的答辩会上,赵教授回答了形形色色的问题,大家的脸上方才展露出些许兴奋、但仍带有疑惑的笑容。最后,Dr. Schulman说:“我看世界的发展,21世纪是在中国,我们应该到中国去,先拿50万美元博一下,怎么样?”
     於是,在GIVF研究所成立了由赵伟鹏教授担任主任的国际部,并任负责国际开发的副总裁。研究所从辅助生育、遗传部及财务部,各抽调一名博士与财务主任组成发展中国项目的工作组,同事们戏称这个小组为“四人帮” 。
 
起步上海
 
     上海医科大学当时的副校长陈洁教授、妇产科医院院长刘豫阳教授对推动这一事业,起了巨大的作用。妇产科医院将门诊部大楼让了出来,自己买了一幢中学大楼,改造成门诊部。赵教授与严敬明教授、韩金兰副教授、潘惟敏财务主任在一个简陋的临时房子里,开始了筹建工作。尽管风大雨急,赵、严两位老教授仍爬到几十层楼高的建筑工地上去考察承担改造工程的建筑质量。从这个特殊医疗中心的场地设计,到每个科室的家具、仪器、设备购置,全都从头开始。韩、潘两位计算着每一分钱,又好又快地将中国第一个专业诊治遗传与不育的专科医院建立了起来。进门豪华,犹如星级宾馆,内部科学地分隔成各个部门,精巧细致。1998年9月1日开张后,不但病人纷纷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各地的医学院校医院也都纷纷来参观学习这个新型的专科医院。
      
全面开放  精心培训
 
     自从中国项目开展之后,这个原来以技术保守著称的研究所,一改过去的作风,采取对中国全面开放,即使刚取得成果的最新技术---精子分离术(一种将男性精子分成X与Y两组以作性别分离,可以预防性联性遗传病发生与保持家庭性别平衡的新方法),也都向中国客人介绍。从卫生部的副部长、司长、处长,到由卫生部科技发展中心组织的由全国各省卫生厅、局长、科技处长、大医院院长、医科大学科技处长组成的医学科技考察团(每期约20人左右),每年分两批来访,连续5个团。加上司法部的司法鉴定法规考察团等各种赴美考察、访问团体,使得GIVF研究所成为美国国务院、商会等常备的对中国开放之医疗机构。凡此种种,所有的接待工作均由国际部承担。赵教授与项医生等除了安排参观、陪同、讲解、翻译,还得开车接送,请客人吃饭。但是,国际部的两位全职与两位半职员工,四人从无怨言,只要是中国来的客人,一定热情接待。
     中国项目开展以来,合作中心的工作人员从院长到护士,全套班子的技术培训也由国际部负责安排。国际部还特别租了一幢大的花园别墅,靠近研究所,供来培训的工作人员居住,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称它为“中国屋”。每月近2千美元的房租,加上内部所有的家具设备,大到床具、沙发、桌椅、电视机,小到床单、毛巾等,有的是新购的,有的是研究所工作人员捐助的。天气冷了,赵教授从自家拿来衣服、鞋子给培训人员保暖。周末,赵教授夫妇俩亲自驾车送大家去周边的地区观光、购物,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并在“中国屋”内组织了多次圣诞、新年等晚会,与前来培训的人员一起包饺子,共度佳节,以释乡思。就这样,上海、广州和哈尔滨来培训的工作人员一共近百人,分成十几批前来培训,每批来学习六周,学成后还有鉴定,做到保质保量。中国的医务工作人员是好样的,这是在研究所每个角落里都可听到的赞赏,也由此,在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中掀起了“中国热”。
在1997年底开始准备培训计划时,胚胎室主任Andy Dorfmann提出了一个每期6个月的培训计划,男科主任Dr. Richard Sherins和遗传部主任Dr. Wayne Stanley都认为这是最起码的标准与时间。但是,赵教授根据中国医务人员的水平提出每批6周的培训计划。为此,在教学筹备会上争论得非常激烈。Andy告诉赵教授说,世界上还没有一个胚胎学技师6周就能培养好的记录。赵教授告诉大家,中国派来的医务人员都是第一流的,他们基础扎实,经验丰富,主要是未经过正规培训,虽然英文不好要靠翻译,但是,赵教授深信他们的刻苦学习精神是一定会在6周内学成回国的。事实证明了这个预言是绝对正确的。“中国屋” 的灯火伴随着学员们的讨论,阅读,整理笔记…. 常常亮到深夜,刻苦的努力总有回报。就这样,这些医生、技术员、护士,一批又一批地从这个研究所里培养出来。每期结束颁发证书时,美国老师们都由衷地赞赏这一批批的中国学员。从年龄最大的63岁来自上海严敬明教授到20刚出头的青年技术员,美国的老师们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从此,研究所内再也没有人说6个星期培养不出生殖科医生和胚胎学技师了。在这十年多的时间里,中国的医生与技师、护士们还不断来GIVF交流,但现在已经不是教学之间的关系,而成为专题的交流与讨论了。
      就这样,GIVF为中国培养了一批批技术扎实,知识渊博的生殖医学工作者。卫生部科教司负责管理生殖医学的于修成处长2002年5月来访GIVF时说“赵教授,您是第一位把全套辅助生育技术带到中国去的医生”。
 
阻力与动力
 
      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十全十美,也不可能完美无缺,一个纯洁美好的动机并不一定能顺顺利利地开花结果。在这十一年归程中充满着阻力,充满着来自社会各方的诱惑与腐败的侵扰。首先,政府某些官员强调了计划生育,而对辅助生育的重要性不够认识,不知道这是保持社会稳定、家庭和睦的一项重要措施,这就给基层政府在审批时带上了有色眼镜。为了在中国寻找合适的合作夥伴,GIVF以赵教授为首的中国工作组先后走访、考察了中国十七个省市的医院、妇幼保健院等,但是由於各种条件的限制,不可能与家家都合作,处处均投资。这样,也造成了有些地方及专家的不满。因此,在后来卫生部组织的技术审批时,GIVF在上海、广州和哈尔滨的叁个中心也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刁难,也有特别严苛的情况发生。但是,无论是上海,还是广州,在评审完成后,专家们在背后的评论还是极佳的,甚至带着问题而来,边审批边学习。赵教授告诉我们的医生、技师,有问必答,毫无保留。
      但是,GIVF在哈尔滨的合作中心,因为某种程度上的歧视与内部的矛盾及许多不正常的现象,最终还是关闭了。然而,有幸的是,不到几个月,哈医大一院的生殖中心重新开张,且很快地得到了批准。
      GIVF在广州和上海的两个中心,也历经挑战与磨练,分别于经营了5年和10年之后,最终获得卫生部技术审批的通过。
     在每个中心开张时,赵教授就立下了几条黑白分明的条款:
1、我们每个工作人员要“清清白白做人,堂堂正正做医生” 。
2、我们每个中心均不做商业广告,但要以我们的医疗质量与优质服务来使病人愿意到我们中心来诊治。
3、我们不接受“红包”,不接受任何商业贿赂,如发现有收红包的现象,将处以重罚,直到开除的惩罚。
4、坚守中国政府的各项政策与要求。
     因此,无论上海也好,广州也好,我们对各级工作人员的工资与奖金都较国内其他单位高。即使如此,投机取巧的人有之,企图收红包者有之,想从买设备采购中获利者也有人在,技术上不求上进,得过且过者更是有之。然而,在岁月的长河中,就像河中的青石与泥沙一样,青石被冲去污浊屹立于水中,成为中流砥柱,而泥沙则如垃圾被冲出河床。
     树欲静而风不止,社会中的不良影响也会侵蚀到两个小小的医疗中心。要挟者有之,作威作福、仗势欺人者有之,甚至公开想方设法不让美方工作人员工作,拔除电脑电源,偷窃中心美方领导人员的文件,消极怠工、形形式式的坏作风与行为,造成作风懒散,抵制正气,拉帮结派,一度猖獗横行。但在中国的大陆上,终究是邪不压正,诱惑被抵制,腐蚀被拒绝。
 
中美合作的小浪花
 
     集爱是中美两国在医学领域合作成功的典范。在2007年5月,中国副总理吴仪到美国参加大型经济论坛中,有一个第二届美中卫生保健论坛。赵教授在会上介绍了如何沟通美中双方的医务界。根据这十一年的经验,有合作,有交流,才有彼此的了解。他的发言受到了美中双方的重视。因此,生殖医学虽是一个小的科目,但也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业。中美双方的合作,使得两国医学界彼此间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与互动。
 
     十二年归程仅是半途,再过十年,这两个由中美两国医务人员合作共创的小小而又是新近学科的专科医疗中心,势必乘风前行,最终将归入到中国遗传与生殖的医疗港湾之中。
 
                                           美国遗传与辅助生育研究所(GIVF)
                                                  国际部供稿
                                                 2007年8月
                               第一次修改于2008年3月
                               第二次修改于2008年7月

   

   
电话:021-63455468 , 021-63459977  传真:021-33180478  E-mail: jiai@jiai-sh.com  
MSN:jiai-sh@hotmail.com,givf-sh@hotmail.com
Copyright 1995-2007 ShangHai JiAi Genetics & IVF Institute.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集爱遗传与不育诊疗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上海市方斜路588号 邮编:200011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94号
沪ICP备:12041276号-1